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圓通集運香港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通訊員 潘靜 李秋敏 揚州發佈記者 錢偉

從靠着鐵腳板走家串户登記,到電話、微信預約精準對接,從手工記錄到依靠互聯網電子化採集……在邗江區楊廟鎮花瓶村,有這樣一位人口普查“老兵”——74歲的老黨員胡正清,他五次參與人口普查工作,從“三人普”到“七人普”,從一名毛頭小夥,歷練成人口普查的“活地圖”,40年的人口普查經歷讓他見證了時代變遷,記錄了社會發展的鏗鏘步伐,也見證了五次人口普查的改革。

“老王,終於等到你回家了,普查的信息請你登記下。”夕陽西下,胡正清帶着村普查指導員小潘,穿過村道,來到了花瓶村上莊組老王的家。除了完成姓名、人數、户口、住所等台賬登記外,在小徒弟的協助下,電子化採集也順利完成,整個過程迅速而快捷。

花瓶村坐落於邗江區楊廟鎮的西北角,680多户居民,以農户為主。胡正清原是花瓶村的主辦會計,退休後自願擔任網格員。人口普查工作啓動後,作為一名老黨員,他主動請纓,負責村裏機溝組、上莊組,共70多户人家的人口普查工作。

一張紙、一支筆、一個水壺以及手電筒,這是老胡的標配。“現在上門登記前,咱師徒倆先電話、微信預約精準入户,避免上門撲空,空跑一腿。”

面對普查“人難找”的難題,經驗老道的老胡也有自己的法子。他凌晨4點多就出門,趁着住户家有人及時登錄信息,白天居民家大門緊閉,到了下午5點他再次上門,一直要忙到晚上八九點鐘才回家。70多户村民,他一週不到就全部普查完成,效率可見一斑。

四十年前,首次參與1980年人口普查的坎坷經歷,仍讓老胡記憶猶新。“當時我是大隊的會計,作為普查指導員負責彙總普查信息,那會沒有現在的條件,做什麼工作都得靠手工。”

老胡記得,上世紀80年代沒有電動車,全靠兩條腿,他早上4點多出門,靠着鐵腳板挨家挨户跑,吃盡了辛苦。“以前拎個小包,靠着一支筆、一張紙,記錄着每個人的信息,一户一户彙總數據。”

當時人口普查共有五十幾個項目,手工記錄的工作量大,還容易出錯。為了避免錯誤,老胡所在的村與鄰村互審,之後公社與公社互審,最後縣裏再審,大量繁瑣的工作,讓人口普查成了浩大的工程。有時候面對村民的不理解,還得苦口婆心地講政策。

“我記得到了2000年人口普查的時候,縣裏才用上電腦彙總,那個時候下面的普查表彙總到縣裏,再經人工輸入電腦。”胡正清説。

相較過去,這次普查最明顯的變化就是電子化,老胡在小徒弟的協助下電子化採集,使用自主填報小程序,讓人口普查工作省心省力了不少。

變的是方法和手段,不變的是耐心、細心和精益求精。認真、執着的老胡,在普查工作前期做普查小區建築物標繪工作時,用自己的“土方法”,在打印出的衞星圖紙上,標註出一家一户户主的姓名。

村人口普查指導員跟他説,可以把靠近的幾户標成一個建築物,減少標繪的工作量。他卻説:“不行,現在一户一户標繪,以後入户登記方便,一個建築物登記一户,有效避免漏户漏人現象。現在的認真仔細標繪是為了以後更便捷的工作”。之後,老胡拿着標滿户主姓名的圖紙,還親自到現場再次確認,保證了標繪工作的準確度。

老胡認真嚴謹的態度,感染着身邊的徒弟小潘,每次輸入信息,小潘總是跟師父核對幾遍,避免出錯。“人口普查工作瑣碎而繁雜,來不得半點馬虎,數據小到關係家門口超市的設置,大到關乎國家戰略以及政策的制定,必須精益求精,做到準確無誤。”

古稀之年的老胡,如今仍然堅守在人口普查工作的一線。他説,現在期盼着,希望第八次人口普查時我還在,如果到時候我的身子骨還允許,我還想繼續給年輕人當好“活地圖”,與人口普查再來一場“六次之約”。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於網絡,並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繫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白洋灣山歌,很潮!
看!大飛機
定格時光 志願同行
揚青春之名,綻少年之光
學士中心小學:“倪淑英”獎學金頒獎
滄新二實小入學禮:新生展示習慣養成